天翼文學->都市小說->一級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TXT下載->一級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正文 第784章 孤寂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一級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正文 第784章 孤寂

    他早已忘記自己殺了多少人。

    當他血染的魔瞳發狂一般與冰之城站在決戰之顛,他說:“給你最后一次機會,放棄一個人,我退城永不入侵。”他雙眼炙烈如火,做出最艱難的讓步。

    “我知道你說誰,但……絕無可能!”冰之城挑眉,凌厲如風。

    “那么,上次你傷了我,這次,我專程來取你性命。”他說得平靜無波,一臉淡漠。

    冰之城迎風而立,冷冷地看著他,沒有半分懼意:“我知你早已魔氣入體,噬血成性,殺我族人,四處挑起紛爭,雖此次可能非你對手,卻決不退讓半分。拔出你的劍,刺過來吧。”

    當他的離魂劍終于刺入他的心窩,冰之城笑了:“……她永遠不可能愛上你!因為……即便我死,我的魂魄也決不離她半分!”

    “那就魂飛魄散吧……”他的聲音冰冷如斯,就像被徹底激怒的暗夜晚的最高天神。

    他一直覺得冰之城是幸福的,死在雪凝月的懷里,死在雪凝月對他這個兇手的滿目仇恨里。

    至少在他死前一定知道,自他死后,他未能迎娶的妻絕不會愛上他這個沾滿鮮血的人。或者,任何人。

    “……不!”那時的她披散著烏黑的長發,美目微垂,流淚不止,是那樣哀傷絕望。

    “冰之城!你不可以死!你答應要娶我的,你從小就答應過我的……你不能騙人……”

    他就像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她與臉色蒼白的冰之城十指緊扣,而那個人伸出一只手擦干她的淚,說完最后一句話:“……雪兒,來生,我一定許你一個安寧無憂的天下。”

    說完,即使她哭得再厲害,他的手再也沒能抬起來。

    “……我不要什么安寧無憂的天下,我不要!我只要你安好的活著,我要你活著!”

    “他死了。”他說,說得面無表情,沒人窺視到他內心最深處的寒冷與孤寂。在這種時候,他竟然還是在羨慕死時的冰之城。他的身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一個死心塌地充滿溫暖的人。

    而她,憤恨地看著他,又看看地上那個早已再無氣息的人,嘴角笑著笑著咳出一朵血花:“要不然……你也殺了我吧,求你殺了我!”

    “你也殺了我吧,求你殺了我!”

    他沒有殺她,怎么舍得殺她?

    可是,卻無可避免的和她打了一場,他極盡所能的退讓,最后還是用武力將一心求死的她帶回,一直囚禁。

    他殺盡所有人,唯獨只剩下她。

    一百年之約將近,最后的期限來臨,新的紀元需要她最后一個光明者的血液來祭奠,但他不忍。

    如果可以,他寧愿前功盡棄,背負之前所有罵名,和她一起百年之后永生寂滅,不再管那新的世界是否誕生。

    可是,九十九年過去,她依然一臉慘白、眼中了無生氣,憤恨絕望的表情深深震撼著他的心。

    “說我是惡魔,死神附體,雪姑娘又何嘗不是冷情冷血?這么多年,本王待你如何,卻從未見你再展笑顏。”他眼中閃過一抹最深的落寞,“你還想著他?”

    她仰起空洞的目光,喉頭微堵,眼角酸澀,并不看他,只是微弱地說道:“……把他的魂魄還給我。”

    她說來說去始終只有這么一句話。

    他的心突然之間一片死寂,感到前所未有的疲累。

    當初冰之城一劍刺向他的時候,也從未手軟,他們之間本就是不可能兩全的對立。如果那次沒有被她所救,沒有遇見她,就不會有后來的戰役,這一切是否會更圓滿?

    至少他被冰之城說殺,天下皆歡,沒有人會為他哭泣為他難過。

    而如今,反過來,冰之城死在他的劍下,他就成為永不能救贖的惡魔。

    轉身離開之際他皺眉說道:“當初與他決戰,立過生死契約,兩不相怨。他死前已做了選擇,用他的死換取你的生。我答應過他,永不逼迫你。至于他最后一縷魂魄,我沒辦法給你……”

    于是,第二天,他就見到了她絕望的尸體。

    原來,一直以來,這天下間能殺死她的,只有她自己。因為,他下不了手,而他也不會允許其他人下手。

    死神夜殤一身戎裝,滿目蒼涼地看著她**心臟,用冰玉劃破的手腕,鮮血蔓延了一地,他低喃:“我還是輸了。或者,從未贏過……”

    死神夜殤站在最高處,俯瞰整個國土和他的臣民,一臉孤寂和漠然。

    新的紀元,除了那些亙古的非凡戰將和代表光明的神祗永遠寂滅,所有人都醒了過來。

    傳聞,死神夜殤不喜女色,冷酷非常,終日陪伴他的只有一只黑色的通靈獸鳥。

    又傳聞,他的愛人早已逝去,那塊神秘的冰玉作為陪葬,一直掛在那位美麗的女子頸項中央,而他忍痛將最心愛的女子永葬洪荒,卻不顧子民的反對,抱著已亡人的靈牌完成了封后大典。

    “小黑,這樣的日子沒有盡頭,你想不想提前結束?”他撫摸著獸鳥的額頭,聲音低沉沙啞,仿佛長久壓抑著什么。

    獸鳥吱吱地叫喚了兩聲,算是回答。

    “她死了,一心憎恨我殺了她的未婚夫,我把她想要的一切都還給她好不好?大不了我以死神之名自我詛咒,讓這個世界永遠沉睡。然后,我還是我,魂飛魄散最好。

    如果天意弄人,讓我卑微重生,那我依然冷酷無情傲視這天下,想殺誰就殺誰,即使輪回千百次,我再也不要有心,再也不要被這沉重的感情所束縛。”

    小黑的叫聲變得焦躁急切,仿佛他這樣做雖然能讓某些人獲得重生,卻會對他自身的危害很大,那是在做一場生死的賭博。

    “嘖嘖,小黑你真吵啊。所有跟著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也許,你該換一個主人了。

    作為通靈的獸鳥,你帶著冰之城最后一縷魂魄,通往重生的彼岸吧,那條路會讓你的靈力受損,永遠忘記我這個靈魂認領的主人。

    你幫我永遠留在他的身邊,代替我看看他所重生的世界,也許……可以再次看見……她。那就要看冰之城的運氣了,他死前執念太重,會像亡魂一樣一直記住她的影子,但我不相信他會永遠那么走運,大千世界,失去異能,他怎么可能還會找到她。”

    “冰之城死前執念太重,會像亡魂一樣一直記住她的影子,但我不相信他永遠那么走運,大千世界,失去異能,他怎么可能還會找到她。

    呵,沒錯,其實我早料到會有這么一天,她會選擇自殺,**心脈,連魂魄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徹底逃離開我的身邊。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快。

    她曾經浪費百年修為為我療傷,我也遍尋整個神鯤大陸為她找來千年鳳骨,結合了邪神、火神和曾經戰斗力最強的魔法師、占卜師、祭司的最后一縷魂魄所打造的冰玉,長期吸收這整片大陸的日月精華,戴在她的脖子上,將她葬在洪荒之上,足夠讓她和那些人一起重生。

    只是,脫離了光明神族,落魄為一界凡人,我也預算不出她會出現在哪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小黑,我終究是卑鄙的吧,即使我厭倦了這個世界,選擇自我毀滅,愿意讓他們重生,可是,我不甘心。

    即便我死,我竟然還是不想讓他們重逢。我,永遠都是自私冷酷的吧。難怪……她會那么恨我。”

    死神夜殤說完這一番話,還沒有等獸鳥吱聲,他以單手撫過眉心,孤寂冰寒的雙眼閉起,開始催動一連竄自我摧毀的咒語……

    當一切沉寂下來,死神夜殤與獸鳥全部消失不見。

    暗夜無光的空氣中仿佛有無數噬血的生靈在聚集匯攏,片刻后,一襲水藍瞬忽閃現,仿佛輕得沒有重量一樣在死神夜殤的寢宮中冉冉升起,再慢慢成形。

    竟是一名集無限邪氣與妖媚靈動于一身的藍衣女子。

    隨著藍衣女子一同出現的還有一群隨風而舞的黑色蝴蝶,那蝴蝶竟比尋常蝶兒大上許多。

    只見藍衣女子在半空中足尖連點好幾只黑蝶的頂心,竟在頃刻之間掠到了寶座之上。她眉心輕微皺了皺,如暗夜妖靈,似乎不太適應這陰冷之氣。

    而那些受了力的黑蝶卻如同碩大的雨點一樣紛紛而落,在墜地之前又以粉身碎骨之姿消融成一團黑氣。

    黑色之氣越來越濃稠,如一道浮光,直接匯聚成一面光之鏡。

    “呵,原來夜哥哥從我手中搶走千年鳳骨是為了那個女人?”一身邪氣的藍衣女子雙眼里閃過冷銳的光輝。

    “是啊是啊,王也真是的,放著至高無上的寶座不要,好好的強大修為不珍惜,偏偏要在這最成功的時刻選擇了自我毀滅。

    小姐你看,那個被小黑帶走的冰之城也是,明明只剩一抹殘魄了,竟然如此固執,在重生門前遲遲不去,仿佛打算一站一千年,他在等什么?”黑色蝴蝶幻化的卑微生靈說道。

    從鏡子里看去,只見一個俊美無琢的男子立在白色的虛門之前,目不轉睛地看著周圍那些死去的魂魄。那,不是冰國的王者冰之城嗎?他這是在找誰?也像夜哥哥一樣為了那個雪凝月?

    夜藍靈忍不住皺眉,嘲諷道:“哼,夜哥哥更瘋癲呢,連他最喜愛的小黑也不要了。

    以他給自己下的詛咒,雖然能消除那塊冰玉里的黑暗煞氣,但是就他那樣對自己毫不留余地,看樣子就算他以后能夠轉世,只怕每每都會冷酷逆天,噬血無情,把我這個并非親生的妹妹也忘得一干二凈啊。

    也罷!這他們所不要的天下,以后就是我的!夜哥哥既然為了一個外人,搶我千年鳳骨,這么不在乎我,我不會讓他如愿的!所有人都要為此付出代價!”

    說完,她催動命盤,開始以一個旁觀者的力量強行逆改某些軌道,只見重生門前曼珠沙華層層疊疊、嬌艷似血……

    這時,挪威的夜家別墅內,原本應該再度死去的安如雪只覺得大腦昏昏沉沉,完全如墜霧里,只覺得身體和心都在刺痛,記不起昏迷之間她到底夢見了什么或錯過了什么。

    14個小時的搶救之后,她陷入重度昏迷,暫時脫離了危險期。

    安如雪,活下來了。

    可是,要醒過來,醫生卻說那要看她個人的意志了。

    病房內,夜千絕看著雖然脫離了危險期卻依然陷入昏迷的安如雪,再次皺緊了冷峻的眉宇。

    他不可能讓她這樣繼續毫無生機的沉睡!

    看著她那張蒼白無血色的臉他就不悅,看著她那雙原本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緊緊地閉起來,他就想狠狠地將她搖醒!

    夜千絕面無表情地伸出一只手撫過昏迷中安如雪的臉龐。

    這個女人,長得很精致,堪稱絕色,剛生下一個注定不平凡的孩子,做了媽媽。

    可是,略微吸引他的,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那聰慧倔強死不認輸的性格。

    他的撫慰從她蒼白的臉龐一直漸漸延伸到她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指。

    然后,他握住她的手,那么冰涼,她的身體幾乎沒有什么溫度。

    夜千絕庸懶地靠在她的床頭,一點也不為她九死一生、沉睡不醒而著急。

    仿佛他生來就冷漠慣了,沒有一巴掌把她從昏迷狀態直接扇醒,他覺得這絕對不是自己仁慈,而只是他懶得動手罷了。

    “我警告過你的,不該去招惹你不能招惹的人……”

    他冷冷地說著話,偶爾瞟她一眼,像在看一個膽大包天貪睡不太聽話的小奴隸。

    嘖嘖,說起來他實在不明白這個女人有什么魔力,竟然讓一向孤僻的弟弟夜諾澤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輕易就對她動了心。

    前天,因為顧非凡那家伙的事情,他曾與阿澤在書房里針對夜家別墅的整體防護系統進行談話,他不動聲色地問弟弟:

    “阿澤最近好像很開心?因為那個從我手中搶走的女人?”

    “呵,大哥,你別說的這么難聽嘛,我知道你和她有約定在先,要她幫忙配制一種奇怪的藥水。

    這說明你也沒殺她的意思啊,所以,大哥也不忍心她一直那樣住在死人閣那種鬼地方吧?我哪是搶,我只是暫為保護她而已。而且,她從一開始就很吸引我。

    不僅是她的血液,還有她的笑容,很干凈。”

    “……哦?看樣子你已經被她三魂迷走了七魄,神魂顛倒了?”夜千絕當時心里略有不快,沉聲問道。

    “沒有啊。大哥你有沒有看過她挺著一個大肚子,自己都吃不飽,卻盡心盡力照顧那個又臟又病的鬼婆婆?我想,你一定沒有看見過吧?”

    “我可沒那份閑功夫!”他的聲音更冷了。

    “可是,大哥,我看見好多次了。有時候,我一個人很孤寂,就會想要見見這個美麗的丫頭。

    我甚至很多次深夜潛入她的房里,那樣感覺很溫暖很幸福,仿佛闊別已久,我很可笑吧?
    
网上赚钱的平台有哪些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查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平特一尾 下一期大乐透预测号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推出号 江苏快三出豹子的预兆 高手彩票特彩吧 2014年网络赚钱好项目 福彩26选5期开奖结果 p3开机号彩宝网近10期 河北快三一定牛遗漏 篮球规则什么叫走步 鲁尼英超总进球 pk10牛牛51计划 吉林时时彩玩法规则 体彩足彩胜负彩